你好,欢迎光临咸丰重宝收藏网,本站为您提供最新咸丰重宝图片及价格以及咸丰通宝价格表。
推荐链接

【乾隆历史】学士尹壮图直言时弊皇上错估政局文过拒谏
来源: http://www.socangw.com  古币收藏知识  咸丰重宝收藏网




乾隆五十五年十一月十九日,乾隆帝下达了一道极为错误的上谕,斥责内阁学士尹壮图所上奏折之非。此后直到五十六年二月初四日将尹降职为止,在近三个月里,他多次下谕,历数尹之奏述系希荣卑鄙,饰词谎奏,不厌其烦地重复盛世恩典,一时成为震动京师的大事。尹壮图所奏为何特别是皇上如何批驳,值得一究。纵观此事原末,才知乾隆帝此举,既系非常荒谬,又十分清楚地表明了其之内心境界实为低下。原来,尹壮图奏称:近来规定,总督、巡抚有过,可以罚银数万,以充公用,而贷其罪。此制不妥,因为督抚如能自请认罚银两而获宽免,则在桀骜之督抚,借口以快饕餮之私,即清廉者亦不得不希望属员资助,日后遇有(属员)亏空营私重案,不容不曲为庇护,因此,是罚项虽严,不惟无以动其愧惧之心,且潜生其玩易之念,请永停罚银之例,将罚项改记大过若干次。如才具平凡,或即罢斥,或量予京职,毋许再膺外任。

尹壮图此奏,本不算是错误,奏中所讲督抚派令属员交银,以及属员借此挟持上司之事,早已层出不穷,若从制度上加以预防,未必非计,即使所见欠妥,尽可置之不理,几十年来臣工进呈几千几万道奏章,真知灼见者有几还不是报闻了结,不值得大惊小怪,此章亦可照此办理嘛。不料,乾隆帝阅过此疏后,甚为不满,于五十五年十一月十九日下谕,指责尹壮图所言对贪黩营私自蹈重罪之官,处以罢斥或改用京员,是名为严之,实以宽之,各督抚必感尹壮图此奏矣。他也讲到,尹壮图这样上奏,可能已知实有其弊,命其指明违法之督抚、属员的姓名,如果查实,必重治其罪。

尹壮图遵旨复奏说:各督抚声名狼藉,吏治废弘,经过直隶、山东、河南、湖广、江、浙、广西、贵州等省地方,体察官吏贤否,商民半皆蹙额兴叹,各省风气,大抵皆然。疆臣中惟李世杰、书麟独善其身。尹壮图确实是个书呆子。这个在乾隆三十一年就已考中进士之人,经过二十四个春夏秋冬,却始终在礼部主事、郎中、御史、学士中转来转去,外而抚台、藩、臬之位,内而九卿之缺,皆未谋上,可见其从政乏术。他也不想一想,这样的复奏,会带来什么后果他之奏疏不是仅只指责某省某位总督或二三省、三几省的制台大人、抚台大人,这已经蕴藏着很大危机,他还将全国各省的总督、巡抚通通囊括在内,一网打尽,斥责他们是声名狼藉,所辖省区是吏治废弛,商民对官员之贪婪横行是痛心疾首,蹙额兴叹,并且是各省风气,大抵皆然。这样一来,尹壮图谴责的范围就太广泛了,涉及之人太多了。不管尹壮图是出于何种考虑,是有意还是无意,但事实上他的矛头是直接对准了整个官僚集团。总督、巡抚固然是其命中之的,藩、臬二司,道、府、州、县官员也不能幸免,全国的地方官都是贪官劣员,各省吏治俱皆废弛。而且,进一步看,这几千名父母官是怎样上任的,还不是由大学士、军机大臣、吏部户部尚书等九卿,亦即中央机构高级官员推荐、奏准而委派的,他们这样声名狼藉却能安然无恙稳坐大堂,自然是朝廷没有觉察,如其罪过属实,京师部院大臣和阁辅皆有失察之过,俱有徇情容隐之责,并且还可能有纳贿交结通同作弊之嫌。这样一来,从朝中一二品大臣到省、府、州、县官员,不是赃银上万两的贪官墨吏,就是隐恶、徇情、党庇的庸相劣臣,由这上万名官员组成的官僚集团岂不是腐朽透顶,岂不应予清除,重建新的执政集团尹壮图更没有想到,照此追究下去,必然要涉及当今皇上。京师、地方官员如此贪婪、无能,自诩明察秋毫任人唯贤的乾隆皇帝又当何罪如果民皆怨叹,爱民如子自封盛世的万岁爷又该有何想法英明天子岂不成了重用劣员、残害百姓的暴主昏君,皇上能不生气将生何种后果

局势正是朝着不利于尹壮图的方向迅速发展的。尽管尹壮图所说,确系实情,讲清了时弊,但是,执政初期曾多次下谕鼓励臣僚直言诤谏之乾隆帝,这时却大发雷霆,屡降明旨,严责尹壮图。他于五十五年十一月初十日,即览尹之疏的当天,便下达专谕说:自己勤政爱民,惩治贪官,从不稍存宽假。自御极以来,迄今已五十五年,寿跻八秩,综览万几,自谓勤政爱民,可告无愧于天下,而天下万民亦断无泯良怨朕者。若如尹壮图所奏,则大小臣工等皆系虚词贡谀,面为欺罔,而朕五十余年以来,竟系被人蒙蔽,于外间一切情形,全无觉察,终于不知者。著尹壮图将何省亏空等弊一一指实复奏,否则将自蹈欺罔之咎也。

他随即连下谕旨,继斥其非,并命户部侍郎庆成带尹壮图往查各省仓库。庆成所至省府,辄游宴数日,乃发仓库校核,当地官员早已设法挪补,故所查仓库皆完满无亏,尹壮图毫无办法,只有自认罪过请求处分。乾隆帝抓住此事,多次下谕严厉斥责尹壮图。现将其于五十六年正月初十日一道总结性的谕旨,摘录如下:

前据尹壮图具奏,督抚因有赔项,派累属员,以致仓库多亏,小民兴叹,屡经降旨询问,尹壮图全改其言,虚誉朕爱民勤政。及至讯其实事,尹壮图节次复奏,总不能指实一人一事,因令庆成带同赴山西、直隶、山东、江南等省,盘查仓库,俱无亏短,是尹壮图逞臆妄言,其罪已无可逭。……

至其所称吏民蹙额兴叹之语,则实造作无稽天良尽泯之言,不可不辨。试思我国家列圣相承,厚泽深仁,洽于寰宇。圣祖仁皇帝御宇六十一年,普免天下钱粮一次、漕粮一次。世宗宪皇帝十三年中,整纲饬纪,内外肃清,爱民实政,不可殚述,其时因筹办西北两路军粮,未暇议及普蠲之事。迨朕缵绪承庥,临御五十六年,偏灾赈恤,蠲贷频施,以及修筑河工海塘,捍卫民生,所费何止万万。而普免天下钱粮四次、漕粮二次,为数又不啻数千万万,孚惠闾阎,有加无已。朕历观史册,自胜国以溯汉初,仅有汉文帝赐农民田租之半,史臣已侈为美谈,从未有如我朝普免正供再三再四者。朕爱养黎元,如伤在抱,惟恐一夫不获,施惠犹以为不足,是以宵旰忧劳,勤求民瘼,迨今年逾八秩,犹日孜孜,无事无时不以爱民为念,虽底小康,犹怀大惕,从不肯矜言示惠。……乃尹壮图忍为此蹙额兴叹之言,直似方今天下民不聊生,不特诬及朕躬,并将亿兆黎民爱戴悃忱,全为泯没,故不得不将朕子惠元元之实政实心一为剖析。……兹如尹壮图所言,竟已民不堪命,何以百数十年海宇清宁,地方无事,即有王伦、苏四十三、田五、林爽文等一二乱民聚众滋事,亦无不立就扑灭,民皆安堵。……

至于宫中嫔御,以及给使女子,合之皇子、皇孙等乳妪使婢,约计不过二百人,实从古宫闱所未有。朕以躬行节俭为天下先……

至现在纪纲整肃,内外大臣实无敢有营私枉法者。康熙、雍正年间,虽法度严明,吏治整饬,尚不免有明珠、徐乾学、索额图、噶礼、隆科多、年羹尧诸臣窃权交结,鄂尔泰、田文镜、李卫亦尚有三家鼎峙之说。自朕临御以来,大学士傅恒为朕倚任多年,恪恭奉职。讷亲亦为朕所向用,因贻误军机即行正法,而平日居官并无贪黩之事也。且近日总督中,如福康安为朕信任之人,毕沅与前任总督书麟、李世杰辈均系素能办事者,有敢于公然角立门户营私舞弊者乎其有贪婪不法如王望、陈辉祖、国泰、郝硕诸人,一经败露,无不立典刑,天下各督抚当此吏治肃清之际,即有不肖之心,亦必默化潜移,岂敢以身试法!夫各督抚……倘谓藉端赔项派累属员,则断断不敢为此。……

总之,尹壮图谬妄无知,以蹙额兴叹之言诬及朕躬,诬及百姓,……尹壮图不但无君,而且无亲,人伦尽丧,岂可忝居朝列,玷辱缙绅。尹壮图著革职,交与庆成押带来京,交刑部治罪。

过了二十四天,五十六年二月初四日,乾隆帝下谕,对尹壮图的上奏作了处理。他说:前因尹壮图奏督抚借词赔项,勒派属员,仓库遂致亏缺,商民蹙额兴叹,遂几次降旨询问,令其据实指出,并派侍郎庆成带同前赴直隶、山西、山东、江苏等省盘查,尹壮图目击各省库项丰盈,仓储充足,并无丝毫短缺,而往来数千里内,复见商贾士民安居乐业,共享升平,实无地方官滋扰之事,伊又全改前言,自认为愚谬妄谈。大学士九卿照挟诈欺公妄生异议律,拟将尹立即斩决。尹壮图摭拾虚词,妄行渎奏,原难从宽,其造作无稽,污蔑良民,其咎更无可逭,然朕不妨以谤为规,著加恩免治其罪,以内阁侍读用,仍带革职留任,八年无过,方准开复。

乾隆帝对尹壮图之据实直谏,如此加以无理指责,并几乎将其处死,实为大谬,纯系以势压人横不讲理。这将阻塞言路,危害吏治。更加严重的是这些谕旨充分反映出,自诩明君的乾隆皇帝已无先年励精图治、知错改错、转失败为胜利、化挫折为成功的英君气魄,而变成为盲目自大、耳塞目花、文过饰非的昏庸之帝。简要说来,他在五个方面的判断,与实际情况不符,甚至是完全颠倒的。其一,他自称无事无时不以爱民为念,而此时之政却不是爱民而是害民。其二,他认为各省仓库均属充盈,其实却是亏缺甚多。其三,他自诩已达盛世,海宇清宁,地方无事,实则却是民不聊生,大乱即起。其四,他将贪污盛行政以贿成的污浊局面,美化为吏治肃清之际。其五,他夸称大权独揽并无大臣揽权营私,不料此际却是和专权,乱政误国。一句话,他陶醉在英明天子太平盛世的美梦之中,却不知好景已将消逝,全盛之势业已渐失,盛世将要一去而不复返了。

乾隆帝的这种错误判断和盲目自满讳过喜功的思想境界,使奸佞小人得以投其所好,乘虚而入。早在三十年前他之此弊尚不太严重之时,大学士、陕甘总督黄廷桂便深知皇上的脾气,尝言:事英主有法。若先有市惠、好名、党援诸病,为上所知,便一事不可行。正是由于乾隆帝的上述致命弱点,才为和专权敞开了大门,才使他所亲自倾注了大量心血而促进形成的盛世,逐渐转向衰落。

上一篇:【乾隆历史】戒责皇子非礼之行
下一篇:【当地艺术】如今的艺术家才华枯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