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光临咸丰重宝收藏网,本站为您提供最新咸丰重宝图片及价格以及咸丰通宝价格表。
推荐链接

蔡鸿茹拒收假冒澄泥砚
来源: http://www.socangw.com  古币收藏知识  咸丰重宝收藏网




蔡鸿茹是天津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古砚和碑帖鉴定家。她不仅有《中华古砚珍品集》等专著问世,还亲为艺术博物馆鉴定古砚,做了许多“去伪存真”的事。

几年前,有个小贩给艺博送来一方。八面形澄泥砚,砚上有“陕州工艺局澄泥砚王玉瑞造”

的款。卖主标榜说:此砚为清代旧物,价值连城,非高价决不出手。

工艺局是清代光绪年间官办或官督商办的手工业工场,设织、染、木、皮、纸等工艺科目,雇用工师、工匠传艺,后又设工厂、学校、展览馆等,各省、州、县均有工艺局设施,砚上所印的陕州工艺局,即是陕州地区这种部门所生产的物品。天津市艺术博物馆人藏一件蟾蜍澄泥砚也印有陕州工艺局的款。砚分为盖、底两部分,盖面涂金,上面仿造蟾蜍皮疣,有无数小圆点,前部双目圆瞪,还有两个小鼻孔。打开盖后,头、腹分隔,蟾腹为砚堂、头部为水池,底有四足。整个砚台灵巧别致,意趣横生,早为专家断为清末精品。

但是,面对眼前这方带有与蟾蜍澄泥砚同样印款的澄泥砚,蔡鸿茹却马上断为假冒,拒绝收购。

卖主不解,连连追问:“您为什么说这砚台是新仿?”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蔡鸿茹说。

“怎么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对方又问。

蔡鸿茹见卖主非得问个水落石出不可,只得给他作了个简单的解释:

“你这方砚台与旧澄泥砚比,虽然颜色相同、款的文字相同,但质地却不相同,而且外形、刻款的神气、表面的光泽也能看出新来。我们馆里藏有一方陕州工艺局的澄泥砚就不是这个样子。古代的砚台由于历史的沉淀,经过人们长期手摸以及空气的作用,常常有一种内在的韵味,古旧的气息已经浸透到器物的内部。这有如新衣服和旧衣服,旧衣服洗过多次,与新衣服是不会一样的。

现在人们只能摹仿古砚的外表和颜色,要仿出它内在的韵味却是难上加难。你这砚台闪出一种光亮,可以说是一种贼亮,这如同新仿瓷器发出的新亮,行家一看便知。澄泥砚是这样,端砚也是这样。同一个坑里出的砚台,古代的和现代的就不一样。尽管有人在新砚上作旧,有的还抹上黄泥,埋入地下,还是盖不住新砚的真面目。”

一席话说得小贩无言可对,只好收起假砚,怏怏离去。

几天后,蔡鸿茹在沈阳道市场碰到了那个小贩,所谓陕州工艺局的澄泥砚已经摆在了他的地摊上,只是价钱掉了下去。不几日,蔡鸿茹又在北京琉璃厂见到了这种澄泥砚,形状与馆藏的蟾蜍砚相近,也是陕州工艺局的款,却都是一色的新仿。

冒充陕州工艺局的澄泥砚陆续上市,新仿的柘沟澄泥砚也跟着出笼。

山东柘沟镇出产的澄泥砚也具有悠久的历史,其质地坚细不渗水,含津益墨,经过匠师的艺术加工,更显精美,历代为人称颂。

但是,某地老乡为开发本地资源,也干起仿旧的行业,并请来一位石刻大家充当艺术顾问,生产出的仿旧柘沟砚与古代柘沟砚几无差异。

那天下午,蔡鸿茹正在馆内,一个小贩送来一方柘沟澄泥砚,要价三千元。她接过砚台细细观察,只见底部有“柘沟泥砚”的款,颜色呈红褐,砚形与旧柘沟砚相近。古代柘沟砚有“柘沟石泥”、“柘沟泥砚”、“柘沟刘家石泥砚子”等几种款,“柘沟泥砚”是其中的一种。这方砚台从印款和形状上看,还说得过去,只是质地和作工太新,光泽发锃,不可能是旧物。蔡鸿茹一口回绝。小贩还想对付,让她将就点儿收下,哪怕把价钱压低一些也行。蔡鸿茹说:“我这是给国家办事,得有经济观点,每收购一件东西都要慎之又慎。

如果是假的,白白花掉国家几千元,经济损失不可挽回,我担不起这责任!”小贩无言以对,装起砚台走了。

事后,蔡鸿茹给山东工艺品厂的一位朋友写信,告诉他这件事。朋友回信说:“您不买就对了,柘沟镇确实有人在仿制古砚,稍不留心就会上当。”

上一篇:砚石王重现于世
下一篇:百一砚传奇